香港申通正文
中新網首頁|安徽|北京|上海|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陝西|黑龍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團|雲南|浙江
我們的微信

新疆全面落實“一帶一路”倡議和對外開放紀實

2020-09-24 11:28:18 來源:經濟日報
字號:
分享到:

  奔跑在開放前沿——新疆全面落實“一帶一路”倡議和對外開放紀實

  “我們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場,戈壁沙灘變良田……”提起新疆,這大概是不少人腦海裏下意識就回響起的優美旋律。而如今的新疆已大不一樣,不僅大美,更有鉅變。

  近年來,特別是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以來,新疆搶抓歷史機遇,主動擔當作為,充分發掘與8國相鄰的區位優勢,全面深化“一帶一路”建設與對外開放,“一帶一路”核心區的氣質越來越濃,高質量發展的顏值越來越高。

  君不見,古絲綢之路上的點點驛站,已進化為“一帶一路”上的條條通道;悠揚清脆的聲聲駝鈴,已變換為中歐班列的陣陣汽笛;迤邐蜿蜒的沙漠古道,已蜕變為四通八達的立體網絡。新疆,正用實際行動傳唱千年的絲路之歌,續寫更為動聽悦耳的新樂章。

  市場主體唱主角

  在新疆採訪,這樣的趣談讓幹部羣眾津津樂道:當地的一種麪包裏,能吃出3個國家的味道——俄羅斯的小麥,烏茲別克斯坦的乾果,還有中國的技術。這背後,恰是各國各類市場主體在尊重經濟規律的基礎上,相互聯通的結果。

  9月10日,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霍爾果斯市的饢產業園內,幾十個身穿白衣、頭戴白帽的師傅,正在炙熱的饢坑前熱火朝天地打着饢。核桃饢、葵花饢、風車饢、巴旦木饢……形形色色的新疆饢,在師傅們靈巧的手中,成形、下坑、出爐,雖然戴着口罩,記者都能聞到撲面而來的饢香。

  據霍爾果斯市委常委、副市長張永寧介紹,作為多個民族的主食,饢在新疆受歡迎程度真不一般。正因如此,當地以政府搭台、企業運作的模式,募資1.5億元,興建了霍爾果斯饢產業園。“就在前兩天,產業園就出口了一批饢、列巴到哈薩克斯坦等國,出口額近70萬元。”張永寧興奮地説。麪粉、乾果等原料來自國外,成品相當一部分出口國外,霍爾果斯饢產業園相關企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嚐到了甜頭。

  除了“兩頭在外”,還有不少企業利用自身優勢,走出國門,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尋找商機。新疆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例。

  艾培麗一家生活在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市。幾年前,那裏限電、停電時有發生。回憶起過去生活的情景,艾培麗仍歷歷在目:“經常停電,尤其是冬天,限電是常有的事。”

  隨着由特變電工承建的“達特卡—克明”輸變電工程的竣工,比什凱克市民徹底告別了限電的日子,開始享受城市夜生活。他們將這一工程稱為來自中國的“幸福工程”。中國企業在市場化運作中,贏得了客户,贏得了口碑。

  中歐班列“加速跑”

  沒有物流,再好的貨也運不出來。動輒幾千公里乃至上萬公里的路程,貨物如何在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來去自如?答案就是中歐班列。

  2011年3月19日,我國首列中歐班列開出。作為中歐班列西部通道的重要節點,阿拉山口市見證了中歐班列的“加速度”。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阿拉山口海關關長王傳傑對這些數據如數家珍:“從第一列中歐班列到2018年6月突破5000列,用了7年;從第5000列到2019年9月突破10000列,只用了1年零3個月;而從第10000列到如今近15000列,還不到一年。這裏面,還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

  增加的不只是班列數量,中歐班列的輻射面也在不斷擴大。從業逾7年的火車司機謝恆對此深有體會,“我駕駛的中歐班列最初目的地,只有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周邊國家。而現在,我最遠開到過意大利和德國”。這不只是謝恆的個人感受。近年來,杜伊斯堡、漢堡、華沙、馬德里……途經阿拉山口口岸的中歐班列的目的地名單越來越長。

  按照國際慣例,一列中歐班列需集結41組以上集裝箱才能開行。中歐班列運行早期,由於種種原因,常常是“去時滿滿,回時空空”,增加了運行成本,影響了運行效率,一度頗受詬病。而這一切,也已發生了改變。

  據阿拉山口綜保區管委會主任皮履屏介紹,今年1月至8月,經阿拉山口的中歐班列,首次出現了進口貨運量超過出口貨運量的情況。“雖然只超了10萬噸左右,但這個數據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與之對應的是,目前返程中歐班列的載貨率,已由2014年的9.1%提高到了如今的95.8%。”去時滿滿,回程滿滿,提起這個,皮履屏的臉上寫滿了自豪。

  持續注入新動能

  “一港、兩區、五大中心、口岸經濟帶”,是新疆落實“一帶一路”倡議、推進西出通道上的核心區建設的重要抓手。核心區建設成色幾何,關鍵在此。同時,這項工作也為“一帶一路”注入了更多新動能。

  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田文介紹,“一港”是指烏魯木齊國際陸路港,“兩區”是指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喀什經濟開發區,“五大中心”即指在新疆向西的陸路通道上,以烏魯木齊為核心,建設交通樞紐中心、商貿物流中心、文化科教中心和區域金融中心,以及覆蓋中亞的醫療服務中心。而“口岸經濟帶”,則是依託19個國家級對外開放口岸,大力發展進出口商品加工產業、邊境(跨境)旅遊、邊民互市貿易、電子商務等外向型經濟。目前,各項工作均取得了重要進展。

  記者在烏魯木齊國際陸港智能場站平台的顯示大屏上看到,全國中歐、中亞班列的運行情況一目瞭然,車號、箱號、倉號、貨品名稱、重量等信息清晰可見。

  據介紹,以前的電子國際聯運單都是手寫,到一個國家就要翻譯成當地文字,既耽誤時間,又容易出錯,還不具備金融屬性。在智能場站平台上,倉單在境外換單時系統後台就可以自動進行多語種翻譯,提高了通關效率,還讓陸運鐵路倉單具備了金融屬性,可以成為抵押憑證,用來向銀行貸款。可以預見,隨着場站平台的智能化提升,更多的便捷將觸手可及。

  在新疆幹部羣眾心中,兩個市場給了他們極大的勇氣和底氣。新疆作為東聯西進的重要戰略支點,背靠着14億人口的國內市場,面向着13億人口的歐亞市場。有理由相信,這樣的豪情一定能助力新疆在新的征程中再譜新篇。

  (採訪組成員:姜 帆 張 雙 胡文鵬 李彥臻 江 藍 執筆:胡文鵬)

(編輯:王小軍)
分享到:
我們的微信、中國新聞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