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申通正文
中新網首頁|安徽|北京|上海|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陝西|黑龍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團|雲南|浙江
我們的微信

克拉瑪依油田稠油開發的奮進歷程系列報道之二:稠油,下一片藍海

2020-10-14 18:12:26 來源:克拉瑪依日報
字號:

  克拉瑪依油田稠油開發的奮進歷程系列報道之二

  稠油,下一片藍海——從世界能源格局看未來稠油開發趨勢

  本報首席記者 高宇飛

  説到石油,可能大家最先聯想到的就是開車加油。

  其實,石油與人類的關係遠不止如此簡單。可以説,一個人的吃穿住用行都離不開石油。

  據有關機構統計,一個現代人一生中大概要“行”掉3838千克石油,大概要“吃”掉551千克石油,大概要“穿”掉290千克石油,大概要“住”掉3790千克石油。

  從生產到生活,石油和現代社會全人類的活動息息相關。 

  作為當今世界最重要的戰略資源之一,石油不僅是一國的經濟命脈,更會對政治、軍事、外交產生重要影響。

  國際上相關研究機構對石油行業有着不同的的預測,它們大多認為:隨着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等清潔能源消費比重不斷擴大,石油在主要能源中的地位會不斷下降。

  尤其是經歷了2014年油價暴跌的日子後,很多人開始對石油行業的前景表示懷疑。

  當下,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發展更為迅猛,電動汽車的走勢已經不可逆轉,對石油行業未來發展持悲觀態度的人就更多了。

  但眾多研究機構有一點預測基本一致:在可展望的未來20年甚至更久,石油作為世界主要能源的地位仍然不可撼動,石油的需求仍然會平穩增長。

  由於勘探地層的複雜性和技術的侷限性,要準確測知全世界存在的石油資源量和最終可採量幾乎是不可能的。同時,由於世界石油資源的分佈極不均勻,而且遠離主要消費區,因此,供需之間的矛盾一直很突出。

  國內外許多專家預測,隨着稀油資源的不斷減少和品質不斷低劣化、世界人口和經濟不斷增長、開採技術不斷進步,作為佔世界已探明石油剩餘儲量70%的稠油,其產量今後將在原油中的比重不斷上升。

  克拉瑪依石化公司生產的高端瀝青產品投用到了烏魯木齊國際機場跑道等施工現場(資料圖)。(克石化公司供圖)

  可見,從全球能源格局的現狀和未來走勢來看,石油消費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仍然不會減少,稠油在石油消費中所佔比重會持續增加。

  因此,新疆油田公司在稠油開採技術和裝備上的重大突破,對未來全球稠油資源的開發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由此,我們至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稠油,將是下一片資源藍海。

  世界能源進入“四分天下”時代

  能源是人類社會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人類文明的每一次重大進步都伴隨着能源的重要變革。

  事實上,目前世界消費的重要能源——化石能源在全球的儲量異常豐富。其中,全球已探明的煤炭地質儲量達1.14萬億噸,可供開採150年以上;石油可供開採50年;天然氣儲量超過石油,可供開採超過50年。

  在消費量上,統計數據顯示,世界能源消費總量保持持續增長。

  英國石油公司發佈的《世界能源統計年鑑2019》顯示,2018年,全球能源消費量達到138.65億噸油當量,同比增長2.9%,是2010、2011年以來增速最快的一年。其中,各種化石能源品類消費均有所增長,煤炭消費增長1.4%,石油消費增長1.5%,天然氣消費增長5.3%。

  從2018年全球消耗能源的佔比來看,石油佔33.6%,天然氣佔23.9%,煤炭佔27.2%,核能佔4.4%,可再生能源佔10.8%。

  克拉瑪依紅山油田有限責任公司油區生產現場,一排排正在上下起伏的叢式抽油機沐浴在晨曦之中。本報通訊員 侯瑞 攝

  在很多人的印象裏,可再生能源飛速進展,再電氣化和發展可再生能源電力是新一輪能源轉型的重要特徵。

  但從《世界能源統計年鑑2019》披露的數據來看,儘管2018年可再生能源電力增速高達14.5%,與2017年創紀錄的增長速度接近,但在總髮電量增量中,可再生能源電力整體規模仍然偏小,僅佔約三分之一,佔比基本上與20年前持平,其快速增長依然無法彌補市場缺口。

  儘管如此,世界能源格局正發生深刻調整也是實實在在的事實。

  有專家指出,目前正處於油氣向新能源的轉換期,非常規油氣、低碳能源、可再生能源、安全先進核能等一大批新興能源技術正在改變傳統能源格局,世界能源進入石油、煤炭、天然氣和新能源“四分天下”的時代,其中煤炭發展進入轉型期,石油發展進入穩定期,天然氣發展進入鼎盛期,新能源發展則邁入黃金期。

  石油消費總量未來20年將保持穩定

  在全球氣候變暖惡果日漸顯現、氣候變暖日益引發關注的當下,要實現《巴黎協定》升温控制目標,遏制碳排放量和全球變暖趨勢,世界能源系統必須加速低碳化轉型。

  但是,由於世界各國在政治、經濟、技術等領域存在各種複雜的利益糾葛和矛盾,世界能源低碳化轉型速度在短期內難以實現,再加上世界經濟不斷增長,客觀上導致化石能源消費短期內不太可能大幅下滑。

  那麼,未來石油的消費趨勢如何?

  老一輩技術專家和試驗人員正在對稠油產品進行分析研究(資料圖)。(克石化公司供圖)

  作為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資源,從消費結構來看,石油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費中的佔比一直處於非常穩定的水平。一次能源即天然能源,指在自然界現成存在的能源,如煤炭、石油、天然氣、水能等。

  2018年,石油佔世界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三分之一,全年消費量達到46.58億噸,繼續穩步增長,同比增長1.5%,高於過去十年平均水平,這已經是連續第四年增長超過十年平均值(1.2%)。

  國際能源諮詢公司伍德麥肯茲公司表示,石油需求增長主要集中在三個板塊:交通運輸、其他化工原料、乙烷。而化工原料是主要的需求增長源,乙烷的增長來自美國、歐洲、印度和中國。

  2018年,乙烷、液態石油、輕油等和化工密切相關的產品需求的增加,驅動了全球一半的石油需求增長,這也意味着石油正從燃料向原料轉變。

  儘管不同機構的預測存在一定的差別,但大家對未來能源結構變化趨勢的觀點大體相同:到2035年至2040年,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顯著降低,由當前的85%降低到75%左右。

 

  重油公司原負責人和技術人員正在對六九區稠油開發進行討論研究(資料圖)。(重油公司供圖)

  其中,石油預計以年均0.9%的速度穩定增長,但它在一次能源中的佔比卻在不斷下降,從當前的三分之一下降至四分之一,但是消費總量不會出現大的波動。因此,石油仍然是最重要的燃料。

  伍德麥肯茲公司預測,在交通運輸電氣化和燃油效率提升的影響下,全球石油需求將在2036年達到峯值,需求量為1.1億桶/日。

  而英國石油公司比伍德麥肯茲公司更樂觀,其在發佈的《世界能源展望2019》中稱,所有情景表明,石油仍將在2040年全球能源系統中扮演重要角色,需求水平在8000萬桶/日到13000萬桶/日之間變動。

  而2018年底,全球石油需求為9334萬桶/日。

  也就是説,從需求端來看,在未來20年左右的時間裏,石油的消費比重雖然會下降,但消費總量會保持在相對穩定的狀態。

  未來石油供應存在不確定性

  但是,石油消費趨於穩定的預測結果,是建立在供應穩定的基礎上的。那麼,供應端也就是生產端的情況是否樂觀呢?

  《世界能源統計年鑑2019》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世界探明石油儲量達到1.7297萬億桶,同比少量增長。全球絕大部分石油資源主要集分佈在中東、中南美洲、北美洲三大地區,分別佔世界探明儲量的48.3%、18.8%、13.7%,總計佔比80.8%。

  2018年世界石油產量出現明顯上漲,達到9471.8萬桶/天,同比增加了220萬桶/天,增速2.4%,超歷史平均水平的兩倍。

  按照2018年生產水平,已探明石油儲量可供人類開採50年。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石油可採年限基本維持在這一水平。

  具體而言,除了中東地區,全球石油的可開採年限隨着技術的提升,基本保持平穩甚至呈現逐步增長的勢態。

  因此,對於石油行業的發展,僅從資源量的角度考量,或許可以持樂觀態度。

  但從長期來看,一個更大、更令人擔憂的全球石油供應缺口正在逼近——一些機構預測,除非能很快發現大量石油,否則世界最早可能在2025年左右出現石油短缺。

  英國石油公司發佈的《世界能源展望2019》稱,為了滿足2040年的石油需求,必須保證足夠的投資。如果未來投資被限制於開發現有的油田並且沒有對新產區的投資,全球產量將以年均4.5%的速度衰減,即2040年全球石油產量將僅約3500萬桶/日。為了填補需求供給,石油行業未來二十年還需要數萬億美金的投資。

  伍德麥肯茲公司的最新預測顯示,2025年左右將出現供應缺口。以目前的低油藏水平和該公司設想之外的技術突破,到2030年,石油供應缺口將飆升至300萬桶/日,到2035年將達到700萬桶/日,到2040年將達到1200萬桶/日。

  石油工人在重油公司採油作業二區巡檢。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這並不是説現在沒有發現新的石油儲量,只是在全球石油需求預計仍將繼續上升的情況下,現有發現量還不足以抵消成熟油田產量的自然下降。

  發現石油儲量減少的主要原因是,自2014年油價暴跌以來,石油的勘探投資大幅下降。

  也就是説,未來石油需求的箭頭依然是上揚的,石油行業仍將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用於勘探和開發。

  如果認為石油行業將衰落而不願投入,世界新一輪石油危機將不可避免。

  我國的石油缺口巨大

  再看我國的情況。

  我國能源需求增長迅猛,過去十年能源消費增長了54.6%,2017年能源消費31.32億噸油當量,佔全球能源消費總量的23.2%。

  我國近年能源消費增長略有放緩,但2017年仍然貢獻了全球增長量的34%,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費國。

  但我國資源稟賦相對較差。石油、天然氣等優質能源短缺,對外依存度高;煤炭資源豐富,探明儲量排名低,供給不足;可再生能源儲量充沛,但開發程度不高。

  目前,我國能源結構還存在嚴重失衡的情況。2017年,煤炭在全部能源消費中佔比為60%,石油佔19%,天然氣佔7%,非化石能源佔14%。

  與世界平均水平相比,我國過度依賴煤炭,石油和天然氣支柱作用不足,核能發展相對滯後,可再生能源發展態勢較好,高於世界平均水平。

  2017年,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佔全球能源消費量的23.2%和全球能源消費增長的 33.6%。

  從中國第一大能源煤炭的消費情況來看,儘管煤炭消費出現反彈,但在2017年,煤炭在中國能源結構中的佔比已經降至60.4%,創歷史新低。

  石油仍然是我國第二大能源,在能源消費結構中的佔比幾乎與往年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我國石油消費缺口巨大。隨着經濟的高速發展,我國對石油的需求量日益上升,對外依存度也逐年提高。2018年,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仍然在上升,超過70%,為歷史最高值。

  克拉瑪依石化公司生產的桶裝瀝青銷往鐵路建設市場(資料圖)。(克石化公司供圖)

  在石油資源方面,我國儲量較低。根據2017年中國礦產資源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我國石油地質資源量1257億噸,可採資源量301億噸,剩餘技術可採儲量僅為35億噸,佔全球的1.5%,儲量前景不容樂觀。

  全國待探明石油地質資源量885億噸,但隨着高品質石油資源逐步開採消耗,剩餘資源品質整體降低,超過70%屬於低滲、深層、深水以及稠油,勘探對象日趨複雜,勘探開發成本高。

  2017年,我國石油年產量為1.92億噸,降幅為3.8%,是連續兩年產量低於2億噸,但降幅有所收窄。產量之所以下降,除了投資減少外,在低油價背景下,國內原油生產企業普遍以進口代替生產也是原因之一。

  “儲採比”是反映石油勘探開發狀況的一個重要指標,又稱“儲量壽命“,它的意思是:年末剩餘儲量除以當年產量得到的產量,按當前生產水平尚可開採的年數。

  據此計算,我國石油資源的目前儲採比僅為18.2,遠低於世界石油平均儲採比50.3,石油安全岌岌可危。

  “頁岩油革命”輝煌背後有隱憂

  對石油短缺擔憂的背後,人們又對世界非常規石油資源開發方興未艾抱有很大希望。

  這其中,以美國為代表的“頁岩油革命”越來越引人矚目。

  頁岩是由黏土物質硬化形成的微小顆粒,易裂碎,很容易分裂成為明顯的岩層。頁岩油是儲集在頁岩之中的石油資源,滲透率極低,開發難度巨大。

  對於頁岩油資源量,目前世界上並沒有公開的數據,但許多機構預測都在千億噸以上。

  克拉瑪依石化公司試驗人員對稠油產品進行檢測(資料圖)。(克石化公司提供)

  據國際能源署預測,世界頁岩油資源儲量豐富,俄羅斯、美國、中國排在全球前三位,是未來重要的戰略性接替資源。

  《世界能源統計年鑑2019》數據顯示,美國從2012年實現頁岩油革命開始,石油產量增加幅度已超過700萬桶/天。2018年,美國石油產量同比增加220萬桶/天,創造了所有國家有史以來年度增產最高的紀錄。2019年4月份,美國石油產量達到創紀錄的1220萬桶/天,是世界上產油最多的國家。

  但美國頁岩油革命日漸繁盛的背後也開始出現問題。多家媒體報道顯示,美國頁岩油油田由於單個鑽井平台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鑽井之間相互干擾,單個鑽井的產量已經開始降低。

  有報道稱,2018年全年美國頁岩油行業花費了700億美元,這些費用中的70%用於維持現有產量,僅有30%用來增加產量。

  但投入和產出並不成正比——現有的這些技術已經將每一個單井的生產能力都推到了極限,單井產量很難再提升了。

  而易於開採的地方都已經大量鑽井,如果要新增加鑽井,不但成本較高,單產也較低。整個美國頁岩油行業,不得不面臨單井產量下降、成本上升的問題。

  老一輩石油人在原重油公司稠油開採現場進行技術交流(資料圖)。(重油公司提供)

  從去年的數據看,美國頁岩油產量沒有出現明顯增長,此前的強勁勢頭已被終止。從2018年年底到2019年8月的九個月裏,美國的石油鑽井平台數量下降了近120個,美國原油日產量同比增長已從2018年底的逾200萬桶降至約160萬桶。

  其實,與美國相比,我國的頁岩油開發不管是硬件條件還是軟件條件,更是有很大差距。

  中國的頁岩油屬陸相湖相沉積,與美國海相沉積差異較大,有它自身特殊性。

  目前,我國現在已經能夠生產出頁岩油來了,只是距離實現商業化開發還需要一段時間。

  根據目前的情況預計,到2025年,中國頁岩油有望實現工業化生產,不過具體規模能達到多少還不好説。

  對於頁岩油的開發成本,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在大規模工業化量產之前,頁岩油的開發可以説是不計成本的,數倍甚至數十倍於常規石油開發的成本都是可能的。

  而美國頁岩油開發遇到的問題,也值得我國警惕。

  頁岩油未來的發展趨勢,還存在較大的變數。

  稠油開發技術大有可為

  與頁岩油、緻密油、煤層氣等能源相比,世界稠油資源的儲量更為龐大。

  新疆油田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霍進介紹,據不完全統計,當今世界上稠油探明儲量為8150億噸,佔全球石油剩餘探明儲量的70%,具有廣闊的開發前景。中國油企在海外的礦權儲量達139億噸,比準噶爾盆地的油氣資源量還大。

  矛盾也是存在的。雖然世界石油探明可採儲量中以重質油也就是稠油居多,但原油產量中仍然是以輕質油和中質油居多。

  風城油田作業區採油工在稠油生產區塊奮戰(資料圖)。本報通訊員 高迎春 攝

  可以預見,未來新增原油供應將以中質油和重質油為主,原油資源的重質化、劣質化趨勢明顯。

  隨着能源需求不斷增加、常規石油資源日益減少、石油價格的不斷攀升,以及全球對環境的日益關注,全球範圍內易開採的油田正在走向枯竭,以沙特為首的中東產油國也不得不把目光轉向非常規資源——稠油的開發。

  據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估計,以目前的全球消費速度來説,全球稠油儲量將可以維持約100年,但利用現有技術只有其中一小部分可以加以開採。

  稠油的黏度大,開採難度自然也大,而且相比輕油,稠油精煉成汽油的成本要大得多。這些都導致現有老油田和新油田的石油開採成本正在變得日益昂貴,而先進開採設備的引入就顯得尤為重要。

  但同時,由於石油生產大國大多是發展中國家,其開採設備與冶煉水平等都相對落後,技術含量低,無法應對不斷加大的開採難度與冶煉標準的要求。

  然而,這種狀況對於掌握了先進的稠油開發成套技術和裝備的新疆油田公司來説,則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我們的稠油開發技術已經比較成熟,開發成本逐漸降低,國際油價只要超過50美元/桶,稠油開發就有利潤,具有很大的優勢。”霍進説。

  我國一些專家預測,美國的頁岩油的真正成本並不像向外界宣稱的那樣只有15美元/桶,很可能超過50美元/桶。

  從全球稠油資源結構和分佈來看,淺層稠油油藏儲量資源佔世界稠油總儲量的70%,超5000億噸,是非常可觀的,主要分佈在北美的加拿大、美國,南美的委內瑞拉,中亞-俄羅斯等,僅委內瑞拉淺層稠油資源量就超過3000億噸。

  “他們的油藏條件比我們國內的要好,原油黏度也沒我們的高。我們的成套技術及裝備完全可以在這些國家和地區廣泛應用,因此,未來將有更廣闊的應用前景。”霍進説。

  以克拉瑪依油田的稠油為原料生產的航空煤油等產品為我國航空航天事業助力。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對世界而言,稠油是下一片資源藍海;而對克拉瑪依、對新疆油田公司而言,由於掌握了稠油開發的“獨門武功”,稠油無疑是下一片市場藍海!

(編輯:王小軍)
我們的微信、中國新聞週刊